全国人大代表李书福:疫情促汽车零部件深度本地化

新京报 2020-05-23 10:04

这是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第18次走进全国两会。作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李书福每年上会都会带着关于汽车领域相关议案和建议,为行业发展建言献策。今年,他特别关注到汽车购置税和消费税两项税收问题,并提出中央与地方能够“五五共享”的建议,进一步激活汽车消费活力。

在李书福看来,疫情的出现,给车企许多启发与机遇,比如吉利汽车先期投入3.7亿元,率先启动了具备病毒过滤功能的“全方位健康汽车”的研发工作。如今,吉利已经成功“闯关”,截至4月6日,吉利经销商和终端销售系统已基本完成复工。吉利国内供应商已全部完成复工批复,产能稳步爬升,国内供应链风险已基本得到全面有效的管控。

“在全球疫情蔓延的态势下,吉利海外供应链也受到了一定影响。”5月18日,李书福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他也强调总体来说影响不是很大。同时,他表示,中国汽车工业有些零部件还依赖国外提供。因此,中国企业要真正掌握核心技术,推进汽车零部件深度本地化,形成上下游产业链竞争优势,才能形成真正强大的中国汽车工业。

全国人大代表李书福:疫情促汽车零部件深度本地化

建议购置税和消费税中央与地方“五五共享”,调动地方政府拉动汽车消费积极性

新京报:今年全国两会,你带来哪些和汽车业相关的议案和建议?

李书福:这一次上会,我主要带来了三项建议,包括《关于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的建议》、《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实现中央与地方共享》、《关于适度放开“禁限摩”科学规划城市摩托车行驶的建议》。其中,《关于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的建议》是我和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代表第二次联名提出的议案。

新京报:你提出将车辆购置税和汽车消费税由中央与地方共享,是出于什么考虑?

李书福: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汽车对上下游产业链的带动非常明显。为促进汽车消费,中央多次提及放宽限购,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但在具体执行的过程中,各地政府的积极性冷热不均。与房地产行业不同,地方政府在汽车消费领域受益微薄,一旦放开限购还要承担由此带来的交通和环境等多方面的压力。

目前我国汽车领域主要涉及的税种,地方政府获益偏低。汽车购置税和消费税均为中央税,企业所得税与增值税是中央和地方共享税,仅有车船税为地方税且占比微乎其微。地方在快速增加的汽车销量中没有获得收益,相反却承担着汽车保有量快速膨胀后的交通拥堵成本和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投入成本。

因此,我建议将车辆购置税由中央税改为中央地方共享税,中央和地方共享比例为50%:50%。消费税方面,我建议,将汽车消费税征收环节由目前的生产环节后移至销售环节,并建议中央与地方“五五共享”。

新京报:若购置税和消费税由中央与地方“五五共享”,会带来哪些影响?

李书福:我举个例子,拿购置税来说,2019年我国车辆购置税税收收入3498亿元。按比例测算,全年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1700多亿元人民币。未来十年,汽车产销还有较大空间。据相关部门测算,十年后中国汽车产销将增加1000万辆,预计2030年产销量将达3500万辆左右。据此测算,即使在单车售价不变的情况下,预计2030年可实现车辆购置税收入近5000亿元,按照中央与地方50%:50%共享比例,地方政府可增加税收2500亿元。

地方政府税收增加以后,将有利于调动地方政府为拉动汽车消费创造条件的积极性,加大对城市道路、停车场、充电桩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力度,解决城市道路拥堵和停车难等问题,补给城市道路建设之用,从而达到促进汽车消费的目的,使汽车产业与城市建设协调发展。而用车环境的持续改善,将进一步刺激汽车消费,带动汽车行业以及上下游产业链协同增长发展。从长远看,更有利于中央税收的稳健增长。

另外,我还建议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汽车企业新技术研发以及促进汽车消费,对车企而言,可以增加汽车企业在新能源、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等新技术研发投入;在消费层面,将调整后车辆购置税地方财政收入适当比例用于持续推动“汽车下乡”政策,中国汽车消费市场潜力也将得到进一步挖掘和释放。

建议适度放开“禁限摩”,实现城市交通多元化

新京报:提出适度放开“禁限摩”的建议是出于什么考虑?

李书福:中国是世界上唯一实施“禁限摩”的国家。国内各地实施“以禁代管”一刀切的做法,极大地抑制了摩托车行业的技术进步、产业升级及结构优化,对摩托车出口及国内销售造成巨大影响。

摩托车通行效率高、道路占用资源少,欧洲摩托车协会一项科学研究表明,增加10%的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将减少40%的城市交通拥堵。适度放开“禁限摩”,科学对待城市摩托车行驶,拉动摩托车产业转型升级,全面提升中国摩托车产品国际市场竞争力很有必要。

新京报:你对此提出了哪些建议?

李书福:我认为,可以试点部分城市恢复摩托车上牌及通行,制定摩托车相关交通管理办法。在制定交通道路管理政策时,制定摩托车相关交通管理办法,发挥摩托车的长处,实现城市交通多元化,提高通行效率。采取限量上牌的方法,对合法两轮车上路予以总量规划和控制,确保四轮与两轮、机动车与非机动车的构成比例合理科学,以达成道路利用效率的最大化。

同时,重新制定摩托车驾照考试等级,根据摩托车排量级别的不同,有必要可实施摩托车驾照分级制度。对营运性摩托车(快递、外卖)核发专用牌照,由经营主体统一管理,承担培训及管理责任,把运营性摩托车和个人用摩托车分开管理。另外,鼓励摩托车相关企业在新能源暨摩托电动化方向上加大研发力度,出台全国统一的电摩上牌政策。

疫情将推进汽车零部件深度本地化

新京报:疫情对吉利汽车业务造成了哪些影响?目前复工复产情况如何?销量恢复如何?

李书福: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吉利始终把维护全球产业链稳定作为疫情期间的重要使命,积极采取措施,带动上下游协同复工复产,畅通供应链产业链。截至4月6日,吉利经销商和终端销售系统已基本完成复工。吉利国内供应商已全部完成复工批复,产能稳步爬升,国内供应链风险已基本得到全面有效的管控。

随着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向好态势进一步巩固,国家和地方政府及时出台了一系列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的政策,有效推动市场复兴,中国汽车市场正在恢复常态。4月,吉利汽车销量10.5万辆,环比增长44%,同比增长2%;沃尔沃汽车4月销量1.4万辆,同比增长21%,环比增长54%,销量创历史同期最高。

新京报:国外疫情蔓延加剧,中汽协统计显示,4月初国外150家整车厂停工,3000家零部件停工,这对吉利的零部件方面以及产业链方面有哪些影响?吉利又会如何应对?

李书福:全球疫情蔓延对吉利海外供应链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总体来说影响不是很大。吉利没有纯粹进口的海外一级供应商,只有欧美、日韩、东南亚等国家的部分零部件及原材料供应出现一些困难,主要涉及一些关键材料和核心零部件。

中国汽车工业有些零部件还依赖国外提供。所以,我认为,中国车企要真正掌握核心技术,形成上下游产业链竞争优势,才能形成真正强大的中国汽车工业,这对整个国家的经济转型和持续发展意义深远。此次疫情,也将推进汽车零部件深度本地化,尤其是一些核心零部件和原材料,必须加大研发力度,更好地让消费者受益。

先期投入3.7亿元,全方位健康汽车理念将逐步应用于量产车型

新京报:疫情发生后,吉利汽车在先期投入3.7亿元,启动具备病毒防范功能的“全方位健康汽车”的研发工作,当时怎么想到要做这项研发工作?目前这一工作进展如何?

李书福:这次疫情虽然给我们带来了悲伤与教训,但同时也给我们许多启发与机遇。正是基于用户对于健康安全的关注,吉利汽车先期投入3.7亿元,率先启动了具备病毒过滤功能的“全方位健康汽车”的研发工作,也就是广受关注的“戴N95口罩”的车。目前,“车规级CN95高效复合空调滤芯”作为首个项目,已获得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华诚认证中心和德国TÜV莱茵集团的官方认证。

对生命的尊重,让中国消费者享受更健康更安全的出行座舱,这是我们研发制造的初心。未来,全方位健康汽车理念也将逐步应用于其他量产车型之中。

责任编辑:董晓颖_NA2387

还有3个信息需要填写哦~
底价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
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获取底价

猜你喜欢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
相关推荐
取消

海报生成中

请稍后

...

长按上图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