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度汽车“困局”:净资产降至1.15亿元 引入欣旺达实控人

本文介绍的车型

近期,造车新势力云度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度汽车”)的股东,福建海源复合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源复材”,002529.SZ)披露半年报,其中也显示了其参股公司云度汽车的最新财务信息。

云度汽车“困局”:净资产降至1.15亿元 引入欣旺达实控人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2021年上半年,云度汽车亏损额为1.23亿元,净资产截至上半年末降至1.15亿元,负债率上升至93.56%,若无外部资金“输血”,其运营后续或将面临较大挑战。

对于二线、三线造车新势力,由于拥有的资源相对于头部企业不在一个数量级上,企业领导者如何运用现有资源,找到适合自身的发展模式,在对应的细分市场中打开局面,是须解答的重要问题。某种程度上,云度汽车面临的问题,也是二、三线造车新势力发展中面临的普遍问题。

至今,云度汽车二次创业过去超过一年时间,对比来看,云度汽车的发展与此前规划出现较大差异,从销量表现上看,云度汽车“打开市场”“跑通模式”的问题尚未解决,而资金问题重新摆到台面上。

背后的股权变局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句话在造车领域尤为适用。

云度汽车背后依赖的股东方,更多为地方国资,其一开始的发起人,也代表了云度汽车成立之初背后的不同力量。云度汽车成立于2015年12月,国内汽车行业正值造车新势力风起云涌之际。

其起初的4名发起人,分别为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汽集团”,福建国资委全资持有)、莆田市国有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莆田国投”,莆田市国资委全资持有)、刘心文、海源复材(为福建上市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39%、34.44%、15.56%、11%。

根据公开信息,刘心文是福建南平人,为汽车行业老将,曾在奇瑞新能源担任总经理等职务,为国内第一批将电动汽车量产销售的领军人物,早期在云度汽车担任董事、总经理,其在云度注册成立中出资额为1.4亿元。

董事席位的多寡,昭示着各方的话语权。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根据早期的公司章程约定,7个董事会席位中,剔除1个职工董事席位,福汽集团独自可推荐3个董事,剩余3个股东各可推荐1个董事,董事长由福汽集团推荐出任。在名字上,彼时的云度汽车全称为“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那么,背依国资的云度汽车的“家底”如何?

云度汽车的注册资金(已全额实缴)为9亿元,根据海源复材披露的信息,2016~2019年,云度汽车总资产体量分别为8.95亿、14.42亿、20.08亿、16.7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2亿、-0.95亿、-1.38亿、-1.77亿元。

在新能源汽车整车行业,盈利一直是业内的难题,整个行业目前都处于投入期,根据海源复材披露的资产信息表现,云度汽车除发起的9亿元资金投入,后续并未有较大额度的资金投入,资产负债率被迅速推高。

根据海源复材披露的信息,云度汽车的净资产从未超过9亿元,2016~2019年末,分别为8.58亿、7.62亿、6.26亿、4.28亿元,以此测算,云度汽车同期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2%、47.11%、68.82%、74.43%。

2020年前后,云度汽车股权变动背后,对应的是股东力量的变动。

林密2020年回归云度汽车,开启云度汽车二次创业时,在与记者沟通时曾表示,2019年整个经济环境不好,加上2019年云度汽车在前行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些股东想法的问题。另根据《电动汽车观察家》的信息,刘心文也正是在2019年底“因为身体等原因”离开了云度汽车。

林密回归之时,云度正获得新的资金注入。根据后续工商变动显示的信息,福汽集团退股,其持股由莆田国投,以及新的资金方福建龙头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福建龙头基金”)承接。天眼查挖掘的信息显示,新股东背后为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福建省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等。

承接后,莆田国投上升为单一最大股东,持股比例上升至43.44%,新股东福建龙头基金持股比例30%。另外,2020年8月,云度汽车的全称,也从“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福汽集团的标志被抹去。

欣旺达实控人入局

2020年云度汽车二次创业之时,其管理层方面透露,管理层在云度汽车也有持股。

不过具体来看,股权方面的调整在2021年4月才完成。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2021年4月,云度汽车召开股东会议,刘心文退股,其持股由珠海宇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珠海宇诚”)按刘心文原本的出资额1.4亿元接盘。

天眼查挖掘到的信息显示,珠海宇诚由林密直接持股49%,由深圳市前海淏天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深圳淏天”)持股51%,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林密,即珠海宇诚由林密实际控制。

进一步来看,深圳淏天由欣旺达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欣旺达”)实控人王威、王明旺全资持股,事实上,王威、王明旺兄弟正是通过深圳淏天,在欣旺达上市公司体外做了大量的投资布局。

欣旺达实控人为何入局云度汽车?是否为1.4亿元接盘资金较大,林密需撬动外部资金方以方便承接?日前,记者致函欣旺达、云度汽车方面,询问王威、王明旺兄弟入局云度汽车的原因,对方均未予回应。

总体来看,不管股权的变更与承接如何,云度汽车自成立后,未得到大规模的资金“输血”。

二次创业后,根据海源复材披露的数据,2020年末,云度汽车总资产体量17.16亿元,当年亏损额度为2.04亿元,净资产下挫至2.24亿元,负债率推高至86.94%。2021年上半年末,负债率继续上升至93.56%。

另外,2020年12月,莆田市人民政府官网披露信息称,“市国投公司借给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资金10000万元未于2018年2月按期归还,国投公司虽多次发函要求云度公司对该笔借款办理抵押,但截至2020年10月31日,云度公司只有可提供担保的资产8201.2万元用于提供了担保”。

日前,对于外部融资信息,云度汽车副总裁张震在与记者沟通中称,公司在积极推进当中,不过目前在敏感期暂不方便透露。

模式仍待“跑通”

如何利用始终未超过9亿元的净资产,在市场上打开局面,是林密需要面对的局面。

事实上,这也是大量二线、三线造车新势力需面临的局面,云度汽车某种程度上是其中的代表案例,那么,它们与头部造车新势力拥有的资源,差距有多大?

作为对比,截至2020年末,头部造车新势力中,小鹏汽车总资产扩张至447.07亿元,净资产达344.30亿元,蔚来、理想基本与小鹏处于同一量级,这样的净资产体量也基本与广汽集团、长安汽车等头部车企处于同一数量级。

2020年8月,云度汽车管理层接受记者采访时,给出的两个在终端放量路径是,其一,依赖“电动微公交”模式在B端放量,该模式已经跑通,下半年可大量复制;其二,集中发力下沉市场,在C端放量,公司正在新的纯电平台的开发之中,全新产品计划2021年一季度亮相,并全面接受预订。

转眼时间已经过去超过一年,记者获取的上险量数据显示,2017~2020年,云度汽车全国的上险数分别为2472辆、6101辆、639辆、1679辆,2021年1~8月为1213辆,其中,同期来自福建地区的上险量分别为2333辆、5502辆、323辆、1184辆、254辆,占比分别约为94%、90%、51%、71%、21%。

2021年1~8月,云度汽车在浙江上险数为156辆,江苏为150辆,广东为128辆,山东90辆,从销量分布上,云度汽车正在开拓福建以外的市场,从公开报道看,2021年上半年云度汽车在各地推进开始布局直营店、代理店,不过就当下的销量看,云度汽车在终端仍待破局。

云度汽车副总裁张震表示,自去年下半年开始云度汽车在渠道方面便发力,截至目前公司一网、二网销售店面约达到130家,不过公司也在控制渠道的扩张节奏,以与新产品推出步调一致,π1 (配置|询价)π3 (配置|询价)车型推出时间较早,公司发力的重点在新产品上,销售渠道的走量更多依赖于新产品。

在产品推新方面,云度汽车除改款车型外,此前所说的纯电平台、全新车型目前仍未亮相。

B端方面,2020年12月,云度汽车宣布进入出行市场,发布“饺子出行”品牌,为何已经有“电动微公交”模式,还要进入出行市场?截至目前“电动微公交”模式运营复制情况是否如预期?

对此,张震表示,2021年7月前后皮埃尔·路易吉·法拉利(Pier Luigi Ferrari)出任公司设计总监,他在业内非常资深,其进入后对于产品有新的思考,新产品也在第二轮的优化和打磨当中,2021年新产品肯定会亮相,进军出行市场则是公司的战略布局考量,出行市场是行业发展的趋势,公司的“电动微公交”在顺利推进。

日前,记者走访深圳龙华壹方天地的云度汽车品牌中心店(龙华店),该店于上半年开张,不过记者走访时该店已撤离。云度汽车副总裁张震在沟通中表示,该店为公司在社区体验店的尝试,为与经销商合营的店面,目前公司在渠道方面进行战略调整。

相关车型

网友点评

    二手车

      查看更多二手车
      还有3个信息需要填写哦~
      底价将以短信的形式发送到您的手机
      个人信息不会泄露给第三方
      获取底价
      微博
      微信
      朋友圈
      关闭
      文章
      相关推荐
      取消
      取消

      海报生成中

      请稍后

      ...

      长按上图保存